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可持续发展 >
小河头戴礼帽骑车又去那家咖啡馆
* 来源 :http://www.alhrl.cn * 发表时间 : 2018-07-14 19:50

国民党特工拣起礼帽,检查后发现内藏日本大使须磨弥吉郎给黄浚的指令,于是,便换成一封事先写好的假信。其内容是:须磨指示黄浚,次日深夜十一点,聚集间谍集团成员去黄浚家,由须磨亲自颁发奖金。

这些特工急忙飞车赶往咖啡馆,看到已有一顶相同颜色的礼帽挂在衣帽钩上,就伸手换了一顶退出门外。回去一检查,礼帽中果然有黄浚向须磨提供的情报。此时,黄浚是日本间谍已经无疑了。

原来黄浚是福建闽侯人,出身官宦之家,年轻时曾留学日本,熟悉日本的风土人情,精通日语。回国后他曾在北洋政府任过职,后得到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赏识而被调到行政院,担任主任秘书。1932年,汪精卫出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行政院长之后,对熟悉日本情况的黄浚更是刮目相看。黄浚是个好色之徒,经常来汤山温泉招待所找舞女鬼混。他第一次见到南造云子,就被她的万种风情给迷住了。南造云子弄清黄浚的真实身份后,也主动投怀送抱。双方各有所需,很快便走到了一起。一夜风流之后,二人如胶似漆。对于南造云子的要求,黄浚自然是有求必应。

1942年4月的一个晚上,南造云子单独驾车外出活动,被国民党军统特工发现,随即秘密跟踪,终于在法租界霞飞路,也就是今日的上海淮海中路的百乐门咖啡厅附近,趁身穿中式旗袍的南造云子下车走向百乐门咖啡厅的店门之际,三名军统特工手枪齐发,南造云子身中三弹,当即瘫倒在台阶上,在被日本宪兵送往医院途中死去,时年三十三岁。这朵日军特工机关苦心培植起来的“帝国之花”,就这样走完了她罪恶的可耻的短暂的一生。南造云子的香消玉殒,标志着日军特务系统遭到了十分重大的一次重创。

汤山温泉招待所是国民党国际部出资建造的高级宾馆,国民党军事头脑常在这里举行秘密军事会议,日本特务机关早就盯上了这个招待所。为了窃取国民党的机密军事情报,他们便派出南造云子打入了汤山温泉招待所。南造云子长得娇美俏丽,能歌善舞,很有交际手腕。她经常利用美色勾引国军军官,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窃取重要的军事情报。其中一份就是上海吴淞口要塞司令部向国防部作的扩建炮台军事设施的报告。里面有炮位的设置、炮兵分布情况、秘密地道的部署、七十余座明碉暗堡的分布位置等重要军事机密。这样机密的军事情报被日军获取,不难想见,将会给国民党的上海抗战带来多少不可估量的损失?

破案小组分析,上述几次泄密,乃是最高军事会议的内容,参加会议的除几位高级军政人员外,只有陈布雷和黄浚担任记录。黄浚平时生活放荡,与日本人素有来往,被列为重点嫌疑对象。不久,宪兵又查清“中央军校刺蒋案”中,两名日本特务乘坐的正是黄浚的轿车。案情逐渐清晰。为扩大战果,谷正伦又派人策反了黄浚家的女仆莲花,命她监视黄浚的行动。但是,此时正沉浸在与南造云子秘密幽会的欢乐之中的黄浚却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已经处于国民党宪兵的监视之下。

谷正伦得到这个报告后便火速报告蒋介石。为了不打草惊蛇,蒋介石立即下令次日夜间行动,秘密将黄浚和所有间谍一网打尽。

本来,按照国际惯例,战时抓到敌方间谍,三天内就可处死。国民政府当局可能是为了牵制日方,才没有判南造云子死刑。黄浚父子被处决后,南造云子被关押在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几个月后,日军进攻南京,南造云子凭借过去的一套手腕,竟然利用自己美色的诱惑,征服了看守人员,逃出了固若金汤的国民党中央监狱。因身份已经暴露,国统区她是不敢去了,就潜往上海继续进行间谍活动。看来,果然是金子就会闪光,无论何时,也无论何地,它都会闪耀出令人眩目的光芒;是风流女谍就会诱惑,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什么地方,她都能让男人们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因此,南造云子来到上海,这个冒险家的乐园让她有了更大的间谍活动空间。

·电视连续剧《五号特工组》中日本女间谍南造云子表演扇舞的场面。

不多时,一名喝咖啡的日本人离座走到衣帽钩前,伸手取下黄浚司机的礼帽戴在头上,走出门去。此人就是日本大使馆的管理员小河。这一切都没有逃脱特工的眼睛。于是,黄浚成为日本间谍嫌疑的几率大增。

为了配合日军攻打南京,1937年7月中旬,南造云子化装成中国银行的职员,混在难民中秘密潜入南京。她利用各种关系,迅速将生活糜烂的国民政府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和外交部副科长黄晟父子二人发展为日本间谍,后又通过他们父子编织了一个足迹遍布国民党军队参谋总部、海军部和军政部的间谍网。

然而,让南造云子始料不及的是,第二天,蒋介石因急事缠身,临时终止了上海之行。结果,英国大使的汽车在嘉定地区沪宁公路上遭到两架日军飞机的轮番追逐攻击,汽车被打翻在地,许阁森背骨受伤,肝部中弹,生命垂危。随行人员慌忙为许阁森草草包扎止血,抬到汽车上,飞速地将他送到沪西宏恩医院急救。

这个袭击事件发生后,全国震惊,世界哗然,但对于南造云子来说,这却是她出道以来的最大败笔。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南造云子气得捶胸顿足,遗憾连连。但是作为经过帝国精心培养的高级间谍,南造云子依然能够沉下心来,等到再次出手的时机。因为,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那个对自己垂涎三尺的黄浚还在蒋介石身边,自己就不愁得不到蒋介石行动的秘密情报。

说起日本的美女间谍,人们对于从清朝格格蜕变成的日本间谍川岛芳子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但对于南造云子这个日本间谍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南造云子是与川岛芳子齐名的日本王牌女间谍。她曾因两度预谋刺杀蒋介石,使蒋介石命悬一线;并以情色收买国民党高官、窃取吴淞口要塞军事情报等间谍活动,而被日军间谍机关称之为“帝国之花”。由于她生性狡猾,行动诡秘,就是被捕后,竟然以自己的美色逃出国民党军统的大狱。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仍难寻觅一张南造云子在中国进行间谍活动的照片。

这次意外脱险,蒋介石虽然感到十分地庆幸,但是连续几次最高军事会议的泄密,也使这位国民党的总裁意识到有日本间谍打入了中枢部门。因此,他密令宪兵司令谷正伦秘密调查内部,并要求限期破案。

狡猾的南造云子看到情势紧急,就火速将情报交给日本大使馆武官中村少将,由他直接用密电报告东京。结果,日本海军陆战队抢先一步,连夜东行。就在蒋介石的命令刚刚下达、封锁江阴要塞长江水面即将实施之前,所有在长江中上游的日本军舰和商船,于8月6日和7日两天,全部飞速冲过江阴江面,撤往长江口。日本侨民也都随船撤离,封锁江阴要塞的军事计划就这样破产了。就这样,南造云子用她玉软香温的身体不动声色地就为侵华日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这不过是这位色情间谍的小试身手,更大的阴谋刺杀国民党最高领导人的连环大戏还在等着她的精彩表演呢!

第二天入夜,国民党特工人员按照既定方案,化装之后陆续进入预定位置。深夜十一点左右,黄浚家中楼上手电光闪烁了三次,这是莲花发出的信号。信号表明,黄浚一伙已聚集在家中。于是,一个装扮成邮差的特工以送交特快邮件为名,敲开大门后,国民党特工突然蜂拥而入,直扑小客厅,将南造云子、黄浚等日本间谍一网打尽。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为了一举制服蒋介石与国民政府,曾命令潜伏在华的日本间谍把暗杀的矛头指向蒋介石。南造云子终于等来了大显身手的难得机会。

1937年7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中山陵孝庐主持最高国防会议,决定采用“以快制快”等最新对策,利用日本关东军与日军其他部队的行动暂未统一的有利时机,抢在敌人大部队向长江流域发动大规模进攻之前,选定长江下游江面最狭窄的江阴水域,在江中沉船,堵塞航道;再利用海军舰艇和两岸炮火,将长江航路截断。这样,一方面可以阻止日舰沿长江西进,另一方面可以将长江中上游九江、武汉、宜昌、重庆一带的七十艘日军舰船和六千多日海军陆战队队员围而歼之。会议属高层机密,由侍从室秘书陈布雷和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担任记录。黄浚在会上听了蒋介石的这一军事部署,吓出一身冷汗。会后,他立即将这个绝密情报悄悄通知南造云子。有身体的付出,就有情报上的回报,一个色情女间谍的无比的诱惑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八、一三”抗战前夕,蒋介石突然指示中央军校举行一次“扩大总理纪念周”活动。然而,正当与会人员列队整齐静候蒋介石出来讲话时,总值日官惠济突然向大家宣布,有两名可疑分子混入军校,正在进行搜查。原来此时有两名日本间谍已经乘坐轿车混入了中央军校,刺探情报并图谋杀害蒋介石或其他军政人员。这两名日本间谍知道被发现后,便立即乘坐轿车逃跑了。就这样,这次事件有惊无险,蒋介石安然无恙,其他方面并没有遭到任何损失,而事后有关方面也未查缉到杀手,此事便暂时成了悬案。也就是因为如此,这次中央军校刺杀蒋介石的行动未能引起国民党当局的重视。但是,南造云子并没有放弃刺杀蒋介石的行动计划。

1926年,南造云子十七岁时,被派遣到中国大连,专门从事间谍活动。三年后又从大连调到南京,化名廖雅权,以失学的青年学生身份作掩护,打入了国民党国防部的招待所,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汤山温泉招待所。她在这个招待所以招待员身份作掩护,进行色情间谍活动。因此,南造云子的华丽转身一出场,就让国民党的达官贵人纷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南造云子1909年出生于上海,自幼深受其父的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浸染。她十三岁就被送到日本一所帝国特工学校,拜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为师,除学习文化、汉语、英语等外语外,还学习射击、爆破、化装、投毒等专门特工技术,梦想有朝一日做一个轰动世界的知名的大牌间谍。

不久,爆发了“八、一三”淞沪抗战。上海与南京近在咫尺,蒋介石几次准备去上海前线视察和指挥作战,却因为宁沪之间的铁路和公路都受到了日军飞机的严密封锁,狂轰滥炸,极不安全,一直未能成行。8月25日,在蒋介石召集的最高军事会议上,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向蒋介石建议,明天英国驻华大使许阁森要从南京去上海会见日本驻华大使川樾茂,可以搭乘他的汽车去上海。当时英国还是一个中立国,可免遭日军飞机的轰炸。蒋介石对此表示同意。殊不知黄浚也在这个会上。会后,黄浚立即向南造云子传递了这一情报。南造云子对此情报自然如获至宝,他知道自己大显身手、轰动世界的时候,已经为期不远了。

这一天,谷正伦接到莲花密报:黄浚的司机从外边回来后,径直去找黄浚,把一顶礼帽交给了他。老谋深算的谷正伦深知其中大有文章,就立即命令破案小组的特工盯梢司机。第二天,特工跟着司机进了一家咖啡馆,只见司机把一顶礼帽挂在墙边的衣帽钩上,然后坐到一张桌子边喝咖啡。特工注意到衣帽钩上已经挂着一顶与司机挂上去的式样与颜色完全相同的礼帽。

第三天,小河头戴礼帽骑车又去那家咖啡馆,途中突然被一个骑车者莫名其妙地撞倒在地,摔得头破血流,礼帽也飞落一边。几个“好心”的过路人及时出现,有的将肇事者扭送至警察所;有的拦下一辆汽车,把小河塞进车子送往医院抢救。其实,令小河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这些“肇事者”和“过路人”都是破案小组的特工装扮的。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造云子在上海日军特务机关任特一课课长,经常进入英、法租界,抓捕过大批抗日志士,摧毁了军统留下的十几个联络点,诱捕了几十名军统特工人员,还扶植丁默村、李士群为首的汪伪特工76号总部,与国民党军统特务抗衡。因此,国民政府情报部门对她恨之入骨,多次策划暗杀行动,都因她太狡猾而未能得手。

经过一番审讯,黄浚父子对其罪行供认不讳。经军事法庭审判,以卖国罪判处黄浚父子死刑,公开处决;判处南造云子无期徒刑;其他的日本间谍成员皆判有期徒刑。就这样,由于黄浚的暴露,使南造云子的间谍生涯沉到了谷底。但是,她并没有因此中止少女时玫瑰色的梦想,自己毕竟是被日本人捧为的“帝国之花”。

下一篇:没有了